背景

联系站长

  • 图标

    站长:阿耀

  • 微信

    WX:2121212

  • QQ

    QQ:2121212

宣城,离沪苏浙到底有多远?

更新时间:2020-11-15 18:06点击:

为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,抢抓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重大机遇,市委、市政府提出“争当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安徽排头兵”的奋斗目标。9月29日,市委常委会要求,各级各部门以“对标沪苏浙,争当排头兵”为主题认真组织学习研讨,围绕“怎么看”“怎么办”,找差距、明目标、定措施,明确努力方向,着力推动思想观念再解放、改革创新再出发、体制机制再完善、作风效能再提升、营商环境再优化、建设发展再提速。

为落实市委常委会要求,本网10月10日推出这篇特稿,作为学习研讨的开篇,以进一步在全市上下营造解放思想、创新实干、争先领先的浓厚氛围。

时光长河中,总有一些转折意味深长。

发展征程上,总有一些节点举足轻重。

2018年,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,风从东方来。

6月,苏浙皖三省与上海市主要领导,在黄浦江畔共商推动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大计。作为合作成果之一,九城市共同发布《松江宣言》,共建共享面向长三角的G60科创走廊。

作为安徽唯一既与江苏又与浙江交界的省辖市——宣城,站在了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新起点,迎来了拥抱长三角的历史新机遇。

在这个重要节点,市委、市政府因势而谋、顺势而上、应势而为,发出响亮号召:“争当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安徽排头兵!”

这是省委、省政府对宣城的殷切期望。省第十次党代会把宣城定位为“皖苏浙省际交汇区域中心城市”。省委书记李锦斌来宣调研时明确要求,宣城成为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先行区,当好排头兵。

这是历届市委、市政府坚持东向发展战略的升级版,是宣城近30年来一任接着一任干、一张蓝图绘到底的宣言书,是宣城280万人民的梦想图。

确实,梦想很丰满。从“我与长三角”到“我的长三角”,宣城,从未离沪苏浙如此之近。

然而,现实很骨感。“我的长三角”仿佛触手可及,却又似渐行渐远。

在长三角城市群、G60科创走廊的大家庭中,我们仍处于后发位置。2017年,毗邻的江苏省南京市GDP已进入“万亿俱乐部”,是我市的9.9倍;常州市为6622.3亿元,是我市的5.6倍。接壤的浙江省湖州市为2476.1亿元,经济总量绝对值比我市高出1287亿元。

悬殊的对比,骨感的事实,又把我们拉回到现实:宣城,离沪苏浙到底有多远?

这是宣城的时代之问,也是“对标沪苏浙,争当排头兵”新征程上,必须要给出的答案。

我们,远在哪里?

23年前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的《山这边,山那边》,曾深深触痛了宣城人的心。

23年后,再看“山这边”与“山那边”,差距依然醒目。“山这边”的溧阳市,2017年生产总值达858.04亿元,是“山那边”的郎溪县的6.4倍。

如果我们把视野放宽一点,宣城与毗邻的江苏省常州市、浙江省湖州市的差距,同样惊人。

2017年,常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18.8亿元,高出我市约375亿元;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达到10191.9亿元,是我市的6.08倍;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9955元,高出我市近1.6万元;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835元,高出我市1.1万余元……

2017年,湖州市人均GDP是我市的1.8倍。广德县与长兴、安吉两县经济总量的绝对值之差,已扩大为323亿元、130亿元。

数据背后,是距离,是落差。

再看发展质量,还是以常州、湖州两地为镜像。

产业发展上,苏南工业明星城市常州市,打造了新能源汽车及汽车核心零部件、新材料、智能电网、智能制造装备等十大产业链,拥有200多家国内外行业隐形冠军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逾1.3万亿元,我市只有它的“零头”。

湖州市目前销售收入10亿元以上的块状经济达34个,其中销售收入超100亿元的11个。我市唯有中鼎集团一家企业规模超百亿元。该市产业结构已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,形成“三二一”产业结构体系。2017年,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47.5%,我市是40.9%。

创新能力上,常州市创出了“经科教联动、产学研结合、校所企共赢”的常州模式,现有高校10所,省级以上企业研发机构730家,仅常州科教城就拥有中国科学院、南京大学等创立的31家公共研发机构和2500多家科技公司,集聚科技人才1.65万人。而我市一直没有国家大型科研院所,也没有国家重大科技专项。

湖州市通过实施“南太湖精英计划”,遴选自主领军型创新创业团队和人才项目790个,带动引进高层次人才8204人。现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8家,省级企业技术中心70家。万人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达24.8件,而我市为6.8件。

推荐文章

官方微信公众号